首页 >  文史 >  岁月留痕 > 正文
母亲
核心提示:小时候,每一次放学推开家门都要习惯性喊一声妈,若果有答应声,心里踏实地吃饭,做作业,玩耍。没有应答声,总要问一句,我妈呢?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到参加工作。

小时候,每一次放学推开家门都要习惯性喊一声妈,若果有答应声,心里踏实地吃饭,做作业,玩耍。没有应答声,总要问一句,我妈呢?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到参加工作。

记忆中的童年少年时代父亲一直为他的冤案跑前跑后。在我上小学时,母亲不小心从木楼梯掉下来,头磕到地上,所幸无大碍,但从此落下心神不安的毛病,每年都要在医院住一两次。母亲常常只有两种状态,要么忙着,要么病着,从来没有悠闲的在门口和人拉拉家长里短。清晨,我常常被哗哗的扫地声叫醒,晚上,15瓦浑浊的灯下母亲总是刺刺的纳着鞋或者缝着衣服。地没分到户以前,母亲从生产队出了名的铁姑娘熬成了铁老婆,拉粪,耙地,装车,,,和男人干一样的活,和男人挣一样的工分。地分到户后,那块地种什么,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除草,都是她说了算。一直到现在,我还总想起家里要磨面粉前母亲在大蒲蓝里用湿抹布擦淘好的小麦呼哧呼哧的声音。母亲上面公婆年迈,父亲冤案没有平反,没心事理家事,要让一家大小8口人吃上饭,穿上衣,难免时常脾气大了些,不顺心的时候总是封着脸。母亲先是受山西婆婆的气,后送走了公公婆婆,陪父亲度过了他人生最灰暗的时光,把我们姊妹四个拉扯大。在侍候爷爷时她学会了抽烟,是那种呛人的旱烟。家里大小人都反对,我心里不喜欢,但从来不明说,我知道她不是在抽烟,是在安自己的神。母亲个性要强,凡事不落人后,又不肯求人,八十多的人了,学会了用煤气灶,手机这些电器。每天晚上都要听收音机,听完固定节目,倒头就睡。平时在门口和老太太们抹花花牌,聊聊天。我每隔两天打个电话,报平安,问问吃什么饭,还要什么,绝对不能超过三天,否则她会急得团团转。每次回家,她碎碎叨叨说许多,无怪乎谁家老人不在了,谁家娶媳妇嫁女了,谁又在女家住了几天等等。我一边给收拾房子,或洗洗衣服,一边静静听,不太插话。我知道,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跟前就行了。

母亲今年八十有三,巷人称老董,正名董秀琴。(作者:闫孟秋  大荔县检察院)
 

共有 0 条评论信息,点击查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龙驹老街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webmaster

热门新闻
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