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文史研究 > 正文
湖广移民及地方史田野考察综述
核心提示:湖广移民及地方史田野考察综述

4.jpg

(图:石泉中池镇储氏花瓦屋三叠的朝笏式马头墙)


  湖广移民及地方史田野考察综述      

   

作为湖广移民的后裔,怀着对先祖的崇敬和对家乡的热爱之情,我们从2011年到2014年,利用寒暑假社会实践活动,自发进行了五次关于石泉县湖广移民和地方史的田野考察活动。考察的区域主要涉及城关镇、中池镇、池河镇、后柳镇、熨斗镇、曾溪镇以及与本县中池镇交界的汉阴县酒店镇。经过五次的考察池活动,我们共发现了清代乾隆年间到民国末年的湖广移民墓葬150余座,抄录了包括墓碑、庙碑、祠堂碑、学堂碑及渡口碑在内的各色碑铭200余通;获得了21套(种)移民家族的新旧族谱资料,拍摄了4000余张照片;参观了10余座清代时期的湖广移民的民居大院,并实地考察了12处古庙宇及山寨遗址,获得了大量有关湖广移民的原始资料,现挑选其中历史价值较大并且有特色的分别加以介绍:

一、墓葬

考察中我们发现的墓葬,以中池镇蔡家河桑树岭的冯门周老孺人墓及中池街附近的张氏两墓最具代表性,均有很高的艺术和史料价值。冯母周老孺人墓位于蔡家河桑树岭半山腰上,前有照后有靠,风水甚佳。墓右有古树一棵,有三人合抱粗细,树干笔直,树枝虬曲,与古墓相伴,给人以沧桑之感。周老孺人墓原碑位于民国碑之后,现已半截埋入土中,碑首横刻有“山青水秀”字样,立碑时间为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十二月初三日,在其碑文上清楚的有“原籍湖广省长沙府宁乡县”的记载。后裔共计191人,洋洋洒洒,蔚为大观,墓首为浅浮雕龙纹,风格古朴,雕刻精细,堪称民国初期我县湖广移民墓葬的精品。

张氏两墓,是光尊公及其夫人陈老孺人和光宇公及其夫人汪老孺人之墓,两墓均建造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十二月吉日,同为一墓二联三碑式,其形制和雕刻装饰相同,均飞檐翘角,开阔大气,墓顶用石雕夔龙纹和飞龙装饰,飞龙张牙舞爪,生动异常。

石碑绿豆石石料质地良好,虽经一百余年风雨,但字迹清晰,犹如新刻一般。此墓中碑正中刻墓主人名讳,右刻为大字“原籍湖南长沙府宁乡县七都五区”,使人一目了然其祖籍,移民后裔对祖籍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中碑左刻刊立时间,左右裙碑分别刻着墓主人的生卒时辰及所葬山向,值得一提的是左裙碑将墓主人的房支世系也交代的很清楚,如光宇公墓左裙碑“公乃德胜公之孙、茂桂公之长子也......,”此种碑文形式是考察中首次发现,其中光尊公中碑对联:“刊石为铭直与山河并古,攒碑倚墓居然日月争光”,颇有气势,读来使人荡气回肠,此两墓是清末民初我县湖广移民墓葬的代表。

3.jpg

(图: 张氏祖茔墓顶飞龙石雕局部)

二、墓葬群

考察中我们发现了多处清代及民国时期的湖广移民墓葬群。比如位于后柳镇永红村瓦房庄的武昌陈氏墓葬群,位于城关镇二里桥的大冶柯氏墓葬群,位于中池乡军民村的宁乡冯氏墓葬群,位于中池乡夹丰沟宁乡姚氏墓葬群等。其中以武昌陈氏墓葬群最具代表性,现做简单的介绍。

分布在后柳镇的陈氏家族属于江西义门陈氏迁湖北武昌的一支,其老派语中的一句为“绍清乾正昌,暨应家声久”。在今后柳镇永红村附近,黑沟河与汉江交汇处的山坡上分布着陈氏家族的墓葬群。此地古名瓦房庄,其地势西高东低,墓地东西宽约40米,南北长约120米,前临汉江,后倚高山。其中安葬着武昌陈氏自迁陕始祖陈绍达公以下至应字派的 二十余位陈氏先祖,分为前后三排排列,葬于后部稍高处的多是“绍、清、乾、正”等辈份较高的先祖,葬于前部较低处的为“昌、暨、应”等辈份的先祖。现在可见最早的墓碑刊刻于清道光二十六年(1836年),最晚的刊刻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是石泉县现今保存较为完好的清代移民家族墓葬。

 由碑文可见,后柳陈氏的祖籍是在湖北武昌府武昌县金牛镇马迹乡马三里枫林祠石桥源,迁陕始祖陈绍达于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偕妻子来石泉县后柳镇落户,至今二百四十余年,子孙繁衍十一代,现有六百余人,可谓枝繁叶茂,后柳望族。  

三、族谱

在我们收集的21套新旧族谱资料中,以中池的《湘乡金薮李氏家谱》、池河镇力建村《义门陈氏宗谱》以及中池的《石滩唐市族谱》最具代表性。

在第二次考察中我们发现了七册《湘乡金薮李氏家谱》,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清代家谱的原本。听李氏族人说,家谱原本有三十余册,用谱匣装着供奉在祠堂的神龛上,文革初期破四旧时被工作组损毁大半,这七册是族人抢救下来悄悄收藏至今的。现存的七册中有三册是族表,记载家族成员的详细信息,一册绘制着祠堂祖茔的山形图、一册是族内契约合集和一册家族名人的传记,现存的家谱无论是版式还是印刷都非常精美。其中六册的每页边缘上侧都印有“湘乡金薮李氏家谱”的字样,另一册家谱的右下角有“长字柒号”。由此可知中池左家湾李氏的祖籍是湖南长沙府湘乡县金薮。在翻阅家谱的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了两张夹在家谱中很有价值的夹页,其中一张是咸丰五年(1855年)十一月由金薮总祠所发的《李氏续修谱引》,印于单张橙黄色纸上;另一张是咸丰七年(1857年)李氏续修家谱时由金薮总祠发出的修谱通告,印于单张浅黄色纸上。两张夹页虽然都略有残损,但其上文字总体完整可读。

2.jpg

(图:金薮李氏家谱的《小引》,时间为咸丰五年,保存相对完整)

每当在考察中翻阅家谱,都使我们都近距离地感受到移民后裔对故土的眷恋,走进了移民后裔对先祖的崇敬之情,以及族人对敬宗收族、续修家谱的积极态度。可想而知,在那交通不便、战乱频仍(时正值天平天国起义)的清代中后期,往来于湖南陕西之间,联络支派,统计资料是多么困难的事!但是纵有千山万水,却也阻断不了远离家乡的外迁族人与故土桑梓的联系和感情,着实让人感叹不已。

四、古民居套

 在考察中我们发现了不少湖广移民的古民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中池镇的储氏花瓦屋.站在省道上我们就看到储氏花瓦屋周围附属的一部分建筑已经坍塌,只剩下残砖瓦砾遍地,庆幸主体建筑尚存。其厅堂两侧的山墙高高耸立,顶部呈柔美下凹的弧线;三叠式的马头墙墙顶如鹊尾一般高高翘起,正面窄小瘦长的“朝笏式”墙面以及一块块整齐有序的小青砖都与皖南古村落的房屋结构非常相似,这座花瓦屋是中池地区湖广移民后裔所建造的典型徽派建筑精品。

花瓦屋的正门向着池河,由青砖和条石砌成,开阔大气,墙上的白石灰已剥落无余,露出了一块块的青砖,这道大门现今已被废弃不用。大门顶部的石条下侧雕刻有太极图案,清晰可见,看来这家主人对风水堪舆是十分讲究的。在大门内部两侧的墙壁上还各有两个插门杠的卯眼,四个卯眼可以同时插进两根海碗粗细的门杠,可见房屋主人的防范意识是很强的,如此深宅大院在当时一定有不少的好家当,安全一定是第一位的。从大门穿过,就看到了花瓦屋七开间的正厅,三叠错落有致的马头墙高高地展现在我们眼前,虽经过数百年的风吹雨打,但墙上绘画和雕刻的图案依然清晰可见,其内容主要以花鸟虫鱼、吉祥图案为主,三层的装饰花纹也各式各样,十分精致。

 1.jpg

(图:中池镇中心村的花瓦屋,是典型的徽派建筑)

古代的徽派建筑有“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之说,故此马头墙也就成为了徽派建筑的重要造型特色。马头墙又叫封火墙,一般为一叠式至三叠式,较大的民居房屋可多至五叠,俗称“五岳朝天”。马头墙的“马头”形式,通常有“金印式”或“朝笏式”,展现出设计者对“读书做官”这一理想的追求(这座储氏花瓦屋马头墙的马头形式就是典型的朝笏式)。砖墙墙面以白石灰粉刷或绘以图案,墙头覆以两坡青瓦,这种白墙青瓦的设计,明朗而素雅,使得人们看后有一种喜爱亲切之感。

站在马头墙下仰面观看,我不禁为徽派建筑设计师们那种高超的艺术创造力赞叹不已:本来高大封闭的墙体,因为有了马头墙而显得错落有致,那静止、呆板的墙体,也因为有了马头墙做点缀,而显示出一种动态的美感。马头墙不仅有布局装饰的作用,还有一个实际的重要作用就是防火。由于古代建筑多由土木建成,大都鳞次栉比,如果邻家着火,由于马头墙高于房屋,就可以起到隔离火灾的作用,以免一家不慎失火而殃及四邻。另外马头墙也是财力和身份的象征。

现今石泉东门内的梁家院子是清代光绪时期的石泉千总梁正国所建,千总是正六品武官,较知县还大一品,也不过只用了两层官印式的马头墙,而这座花瓦屋的屋主人能建起三层的马头墙,其势力和财力在当地一定是首屈一指的。     

在两面马头墙的前部走廊处,各有一个弧形门首的门洞,门洞的石匾上分别可着“兰桂”、“胜芳”字样,这个内容清新而不落俗套,可见屋主人的心境情趣和文化品味还是非同一般的,石匾四周用墨笔绘画的荷花、兰花、菊花等花纹也生动形象。穿过厅堂再往里走,就来到一个用青砖石条铺成的天井小院,估计应该是内眷的住宅。这里可谓是雕梁画栋,二层小阁楼四周的木质夔龙纹栏杆做工十分精巧细致,与田字格的花格窗及高长挺直的廊柱相得益彰。另外在柱头、榫头和房檐下,均有雕刻精美的花纹装饰,其精细繁复程度让人赞叹。廊柱下的石础由青石雕成,每根廊柱的底端都用三指宽的铁条箍住,虽然已是锈迹斑斑,但依然紧固。整个天井小院古韵浓厚,让我们回味无穷。虽然这座花瓦屋的主体建筑幸存,但是杂草丛生、瓦砾遍地,凋零破败,真是兴衰有定,时光无情。 

五、民风

 我县山中民风甚是淳朴,颇有陆放翁诗中所云:“衣冠简朴古风存”的韵味。五次考察中的三次考察我们都是以张磊同学的外祖父家作为大本营,张磊的外祖父母虽年过七旬,但精神矍铄,每天劳作不息,当我们早上六点半起床时,他们已经喂过家禽,砍好了柴,开始为我们准备可口的饭菜了,晚上又为我们提供休息安寝之处,这些使我深受感动,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的考察是难以成行的。

第一次考察正值夏日酷暑,为了搜集材料,我们来到军民村村主任冯尚明家中,当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冯主任送给了我们一本前几年冯氏家族重修的《始平堂石汉两县冯氏族谱》,并为我们打开教室,让我们参观冯氏祠堂的神主碑和神龛,还准备好饭菜热情招待,饭后冯主任托本村一个有摩托车的人把我们送出了东沙河口,冯村长的热情好客让我难以忘怀。

 在五次田野考察中,我们也遇到很多困难,先后被马蜂蛰伤,被毒虫叮咬并感染,错过班车、长途跋涉、步行奔波,但我们齐心协力,不畏艰难,共同奋斗,金薮李氏和宿松张氏两份宗谱都获准借阅半年,使我们掌握了大量的族谱信息,还抄得相关碑文三通,为以后的谱牒研究积累了宝贵资料 ,使“湖广移民”有了具体迁徙家族的谱牒作为佐证。

时光如梭,真似白驹过隙,从第一次考察到如今转眼四年过去了,我和张磊同学的五次考察获得了这么多的原始资料和实地考察的经历,所幸没有浪费光阴。现写下这篇考察记,既以飨读者,也以此来纪念大学四年的时光,更期冀能为湖广移民和石泉地方史的研究进献绵薄之力,则我等幸甚至哉。

 考察者:张  磊  延边大学历史系学生

                                            戴上檬  哈尔滨学院历史系学生

 

 

 

共有 0 条评论信息,点击查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石泉县池河镇文昌宫清代学堂碑考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webmaster

更多 专题新网
推荐图片新闻
  • 西安市温州商会资助柞水50名贫困 女人5个时候千万别洗澡 尿频是早衰 男性健康8道防线 3个部位长白发最危险
热门新闻
热门图片
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最新文章
广告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