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学作品 > 正文
花儿与大树
核心提示:影视剧《平凡的世界》一经播出便引起了巨大反响,基于其满满的正能量,无论是主流舆论还是坊间闲言无不对其给予很高的评价。在各路英豪各显身手后,一向后知后觉的我,居然也蠢蠢欲动,不自觉地想要舞文弄墨一番,聊以自娱。

花儿与大树

   ——《平凡的世界》话平凡

 

影视剧《平凡的世界》一经播出便引起了巨大反响,基于其满满的正能量,无论是主流舆论还是坊间闲言无不对其给予很高的评价。在各路英豪各显身手后,一向后知后觉的我,居然也蠢蠢欲动,不自觉地想要舞文弄墨一番,聊以自娱。

《平凡的世界》时间跨度大,人物众多,叙述了一代人的生活轨迹和奋斗史,反映了一个国家变迁的足迹和成长史,折射出一个民族在苦难面前的那份从容与坚毅。我把它解读为两个男人与三个女人的故事,它向我们讲述了这样朴素的一个故事:日头会从门前过,平凡世界好好活。

一、大树一样的男人

《平凡的世界》里面的这两个男人,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他们,当我漫步在黄土高原的丘梁沟壑之中,寻找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们根魂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直萦绕脑海之中莫可名状的这两个男人,其实就是扎根黄土高原再普通不过的两棵树。

黄土地上的枣树——孙少安。枣树是一种很奇特的树,在别的树早已迫不及待地向春天展示自己,或花枝招展,或搔首弄姿之时,他或许也羡慕过、向往过,但又始终坚守自己的那份淡定和坚毅,即便自己也开花结果亦是不露痕迹,酝酿着自己生命的原力,待到秋节奉献自己最美的红心,收获属于自己的喜悦。孙少安,整部影视剧里面最真实的、最可敬的、最可爱的男人,其“烂包”生活走向富裕的生活轨迹和枣树由不起眼到满园红果的诱人有着几分相似。

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向孙少安一样活着。这不仅仅是因为孙少安后来成为双水村名副其实的“能人”,石圪节公社的领头羊,原西县的名人,更是因为其身上的那种责任意识和对家的担当。套用当下很流行的一句话:“没有伞的孩子就要拼命的奔跑。”作为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的儿子,作为一个“烂包”家庭的长子,作为一个“麻缠”家族的长孙,作为一个不愿被人一辈子瞧不起的农民,孙少安没有选择怯懦地逃避,没有选择倒下,毅然决然地向前奔跑。这样的孙少安身上洋溢着的是对自己的信任,是对家的承诺,更是一个男人的责任意识与担当精神,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对“分家”是那样的害怕与排斥了。压力就是动力,哪怕再苦再累,孙少安的内心依然狂野地呐喊着“黄河水总有清的一天,人不能穷一辈子”,坚信自己最终会带领这个“烂包”的家由苦难走向辉煌。

孙少安是一个农民,的的确确是一个农民,同时是一个有着敏锐时代嗅觉的农民。无论是自己带领一队率先分地单干还是后来自己建起砖窑当小老板和扩大生产经营规模当本地企业家,这种嗅觉与果敢虽然也曾为他带来了不幸,但最终都为其带来了成功,也为双水村带来了生活的奔头。这样的农民为同样是农民儿子的孩子们带来了新的思考……

孙少安的感情其实是一个男人面对无法预料的世事变故的责任抉择,但他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他遇到了两个花儿一样的女人。用“坦然面对青梅竹马梦碎,欣喜接受命运馈赠,勇挑男人责任重担”这句话概括他的感情脉络是很恰到好处的。孙少安的初恋在田福堂讲述的故事中戛然而止。“我跟你讲一个故事,有一个生产队的后生,娶了一个婆姨,有一天晚上,婆姨说窑里头憋闷得很,想到外面走上一走,后生说,你就去走上一走嘛,婆姨就哭下了,后生说你哭甚了,婆姨说,没有鞋穿嘛,就那一双鞋,破得穿不出去”,在这一刻与田润叶的青梅竹马梦,碎了。如果说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以没有结果收场是必然的,那么他与贺秀莲的婚姻则是撞来的幸福。遇到好的人不如撞到对的人,对于孙少安而言,田润叶是那个好的人,贺秀莲恰是这个对的人,好的人留给了他回忆,对的人带给了他好运。结局的时候他用勒勒车拉着病重的贺秀莲唱着“羊肚子手巾呦,三道道蓝,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难”,笑着流着泪,这滴泪珠就叫做命运的无常。

终究回归黄土地的槐树——孙少平。同样对这个平凡世界表现出倔强的孙少平与孙少安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如果说孙少安的倔强在更多的意义上是自强的话,那么孙少平的倔强则是自尊。一个如枣树默默行动,一个则如槐树至少绽放过沁人的槐花,一切又都源于孙少平多了一颗追求成为知识分子的心。

苦难挡不住游走的灵魂,孙少平是个历经苦难的人,一个饱经物质和精神双重苦难的的人,在苦难面前,他表现出的是一个知识分子灵魂深处自尊的呼唤与抗争,在苦难中成长、成熟是他生命的轨迹。

孙少平的人生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原西高中求学时代;一是,原西高中毕业后的证明自己的时期;另外是,找回自己的煤矿工人岁月。

原西高中时代的孙少平在别人的眼中是个异类。他有一颗敏感而又脆弱的心,是一个活在别人眼中的人,别人对他的评价很大程度上左右了他的行为。他是个物质上极度匮乏的人,每天吃着“黑非洲”伙食,甚至连这样的食物都无法得到满足供应。可就是这样一个整天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孩子却有着对自己唯一的身份认同——他不属于这个平凡的世界是他对自己唯一的身份认同。懵懵懂懂的与郝红梅闹剧式的“认为”与“被认为”,成为了少年维特式烦恼的玩笑,但与众不同的孙少平是幸运的,因为在这时,他的苦难已经被人同情,他的才华亦被人欣赏,一个花儿一样的女人即将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原西高中毕业后的孙少平,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不愿为家里添负担,要成为家庭的衣食守望者与想离开大山去寻找外面世界的双重心态,拨动了那颗本就骚动的心去寻找属于他的世界。但外面的世界并不美好,他未能如愿证明自己,却在不如意中得到了成长,对现实世界有了新的认识。当然,孙少平依旧得到了命运女神的垂青,因为那朵花儿一样的女人正慢慢地在他面前绽放开来。

坎坷进入大牙湾煤矿后的孙少平依然坚守着知识分子的灵魂操守。繁重的井下作业没能阻止住他对精神家园的守护,没能阻挡住自我的追求,他给煤炭工人带了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在井下作业的间歇时常可以听到他诵读文学经典。就在他的事业稍微起色,爱情之花快要收获的时候,那个花儿一样的女人离开了,而后他的世界混沌了,迷乱了,与痛苦相依为命。矿难后金秀的出现是一次过客式的邂逅,遗孀惠英嫂则是那个让他找回平凡世界的人。在这个时候,孙少平才算成熟了,终于在除夕夜回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那个平凡的世界,他远在双水村的家。

孙少平回到了家,找回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个自己,或许在他的心里也有了已经守候着的家,心底默默诵读着“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金黄色的落叶堆满我的心间,我的心已不再是青春少年”,此时的他已然像槐树一样候着黄土地。

二、花儿一样的女人

我一直在思考,像大树一样屹立在黄土高原上的男人,需要什么样的女人来点缀才显得完美。路遥是仁慈的,在平凡的世界创造了三个没有背叛的花儿一样的女人。

向日葵——贺秀莲。贫瘠的土地往往可以长出生命力极强的庄稼,穷苦的家庭常常能够孕育出最美的花朵。对于这片贫瘠的土地,这个“烂包”的家,从未嫌弃过、更没有放弃过的贺秀莲正如直面烈日的向日葵,在风风雨雨中坚守着“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的美好。

向日葵的爱是沉默的爱。在贺秀莲登场的时候,她一语未发,略显羞涩的她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为孙少安打好了洗脸水,默默地为孙少安烧好炕,在大姐的玩笑中,也仅仅是以一句“我就是要热死他”结束,在和孙少安一同前去参加喜宴的时候,借着酒意泛红的脸颊映着爽朗而又幸福的微笑,悄悄地倒在孙少安的肩膀,此时的她已然被自己心中那杯爱情美酒灌醉了。沉默不是爱的无言,是已然醉了的少女的心。

有向日葵的地方就有阳光。在庄稼地里孙少安坦诚地向她诉之衷肠后,转身离开,她勇敢地咬破自己手指为孙少安“延命”并袒露心声的瞬间,她站在了整个世界的最中央。“少安哥,你命短,我给你延上,只要你愿意娶我,我就心甘情愿地跟你走,只要我秀莲愿意,我不嫌穷,谁也不能说啥,再说了,这穷怕什么,穷又扎不下根,将来我来帮你家过光景”。花儿一样的女人与大树一样的男人,在一刻开始了他们相依相偎的命运旅程。

阳光走过的轨迹是向日葵对美好生活追求的足迹。选择自己相信的,相信自己选择的,贺秀莲对孙少安的那番表白既是自己真心的流露,同时也是对孙少安和自己相濡以沫的命运共同体的承诺。她确实做到了自己所说的,践行了诺言,对于孙家来说贺秀莲还有着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她一进孙家门,那个烂包窑洞经过她那双勤劳能干的手一收拾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也有了家的味道。种地的时候,她是主要劳动力;开砖厂,她是一把劳动的好手;如果说孙少安是农民中的能人,那么贺秀莲就是全面持家的妇女能手。孙家的巨大变化,贺秀莲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她对于孙家有着特殊的意义。孙家穷,她不悲哀,她做辛劳持家的王宝钏;孙家富,她高兴,她是孙少安的灵魂港湾。孙家的翻身史既是孙少安的奋斗史,也是贺秀莲的奉献史。

向日葵的笑是淡定的。除夕夜,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将整个夜空照得明亮如昼,这样的绚烂是对已经罹患重症,憔悴如斯人的贺秀莲的一种赞美,也是一种对她留恋的方式。她脸上已经并不如花却比花更美的笑靥,深深地隐藏着对生的坚强与死的倔强。

贺秀莲是一个文化符号,是陕北传统妇女的缩影。在她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陕北传统妇女的吃苦、忍耐、孝顺、坚毅、向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幸福生活孜孜不倦的追求,看到陕北传统妇女的一切美德。在这个意义上,贺秀莲是伟大的,因为她是那个时代的陕北好妇女,她身上的美德将被一代代陕北女性传承下去。

芙蓉——田润叶。人有命运的路程,花有专属的花语,命运有顺逆之分,花语有高贵与俗气之别,芙蓉喻女,女多女神。之于木芙蓉,田润叶有着早晚花色不同的命运;作为水芙蓉,田润叶有着高洁的气质。芙蓉就是芙蓉,不同的是岁月留下的生活印记,相同的是恒远不变的品质。

木芙蓉,早上花的颜色或白色或粉红色,一到午后就便成了大红色,在短短的时间内能有如此变化的花,是相当特殊的。田润叶的人生轨迹和婚姻有着太紧密的联系。她与孙少安的初恋或许是被每个一人所看好过的,他们二人青梅竹马,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和几乎相同的年轻的足迹,也默默地被双水村的父老乡亲们接受着、祝福着。但婚姻岂是简简单单的两个人之间感情上的“任性”,对于两个不对等的家族来说,以这样的方式完成婚姻在现实社会中注定是奢侈的。最终,田润叶与孙少安的恋爱在意料之中无疾而终,恋爱时代的田润叶是可爱的。田润叶心如死灰般地与李向前完成门当户对的婚姻,在别人的眼中是合理的,更是完美的。但是,此时活在祭奠逝去恋爱的阴影,继续着陌生的无性婚姻的田润叶是可怜的。李向前的车祸,一个让所有人都害怕的噩梦却生生地让一个本来畸形的婚姻走上正轨,让一个已经死掉的心奇迹般复活。灵魂复活后的田润叶如圣母玛利亚一般迸射着母性的光辉。一个活在痛苦记忆中、躲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我麻醉的田润叶消失了,以一个妻子该有的方式去呵护自己受难的丈夫、去温暖自己的家并组建起了自己幸福家庭的田润叶回来了,这样的田润叶是可敬的。迟来的幸福是持久的幸福,历经挫折坎坷的田润叶着尽芙蓉花色,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水芙蓉,是圣洁之花,是一个女人高贵气质的外化。田润叶一出现就让我想起了苏东坡的《和陈述古拒霜花》,“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唤作拒霜知未称,细思却是最宜霜。”总觉得这恰似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芙蓉的花语——贞操、高洁、美丽、纯洁等等无一不与田润叶的气质浑然天成。恋爱中的田润叶如才露尖尖角的小荷,是纯真之美;婚后初期的田润叶恰如“傲骨中通叹风雨”的睡莲,是自怜之美;灵魂复活后的田润叶则如“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的风荷,是重生之美。无论是可爱的、可怜的、可敬的田润叶,还是纯真的、自怜的、重生的田润叶,都贯穿着一种气质——“女神”。

什么是女神?女神其实就是既有着大家闺秀的端庄典雅,又有着小家碧玉的温婉秀丽,却不因时光流转而改变的女人。田润叶恰如其分地为我们诠释了女神的定义,也成就了《平凡的世界》最美女性的形象。

海棠——田晓霞。根植理想的花朵必然凋零,脱离现实的爱情注定枯萎。田晓霞,有着花样的年华,雨季的韶华,在《平凡的世界》百花园中,她是最特殊的一朵。对于其他的花朵们来说,她们本身既是苦难的见证者,更是苦难的亲历者。但对于田晓霞来说,出身于优越家境的她,并没有对苦难的真实经历,她只是苦难的见证者,是一个漂浮的灵魂诗人。

与孙少平的爱情是田晓霞生命旅程的全部脚本。如果说一个倔强的,有着强烈自尊心的,连“黑非洲”都吃不饱的,还没有吃饱这一顿,就已经开始计划下一顿的孙少平是原西高中的异类,那么从来不知道饥饿为何物的田晓霞则是不知道饥饿感群体中的另类。她并不歧视孙少平,反而被孙少平的表现所吸引。她是一个勇者,在他们二人的情感世界中,她是主动的一方,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

一个异类与一个另类之间的爱情是不可想象的,但却又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的。田晓霞与孙少平的感情基石是对于这个世界幻想式的憧憬——成为这个平凡世界中不平凡的一对人。田晓霞是一个灵魂诗人,孙少平是一个同样具有诗人气质的梦想家,一对眼中世界是没有差异的年轻情侣诗人,摩擦出的“只有永不遏的奋斗才能使青春之花,即便是凋谢也是壮丽地凋谢”壮美诗句,是他们灵魂的誓言,爱情的宣言,更是田晓霞命运的预言。

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让这朵纯净透明的花儿以一种悲壮的方式凋谢,让一段柏拉图式的爱情戛然而止。在《神仙挡不住人想人》的凄婉乐章中,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凝望出了自己的花语:自今意思和谁说,一片春心付海棠。死是田晓霞最好的归宿,因为她有了“生命之树常青,是我们对一个平凡世界的死者所能做的祭文”。

大树是平凡世界的坚强脊梁,花儿是平凡世界的美好守望,被我们看到了的和还没看到的大树与被发现和未被发现的花儿,一道构成了在平凡世界生活着的人们。平凡的世界是有着各种苦难的世界,同时又是充满着希望的世界,更是需要我们在苦难与希望之间认真忍耐与等待的世界。最后,我想用路遥先生的一句话做结,“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没有到来”。

             (  米脂县工商行政管理局 豆星星)

 

 

共有 0 条评论信息,点击查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笑如花儿绽放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webmaster

热门新闻
24小时更新
精彩博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