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学作品 > 正文
打开一扇心门
核心提示:每次到县城,若没有要紧的事做,我就待在书店里,一连看几个小时的书。我喜欢这种感觉。

打开一扇心门

——初感曹文轩《丁丁当当》系列小说

作者:吕宏兵

每次到县城,若没有要紧的事做,我就待在书店里,一连看几个小时的书。我喜欢这种感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乐趣,我的乐趣便是读书。朋友笑说,读书会把人读傻的。不知何故,我喜欢这种傻。人傻了就不用去想那些太现实化的问题,两耳充塞,倒也清闲。一个人,摊开一本书,让文字透过沉浮的空气进入到自己的意识里,冥冥中,视界开阔了,无尽新奇的东西冲淡着疲劳的神经,正好也能放松下。

五月二日晨,在书店看书,便买了套曹文轩的《丁丁当当》系列,一共七本,的确不错。文笔优美,装帧也讲究,是曹文轩一贯的追求。回家后,我伏在书桌上,在每本书的扉页上写了一小段文字,而后,赠予侄女江娜。

文字如下:

令我着迷,并决定买这本书的想法,说来有点唐突。只是由于看了曹文轩在丛书封壳上的一句话---它们是我最新的书,也是我最倾心的书,颇有感慨。也许,正出于这样的机缘,我决计让它们成为我藏书的一部分,并另购一套,让你学习。

粗读完序言我明白,它们在延续曹文轩优雅风格与色彩倾向的同时,也做了很大的突破,而这种突破显然与《草房子》《青铜葵花》有所区别。这也正体现了曹文轩在追求优雅的旅程中,更注重对人性的解读。或许,这将是它们可以独立存在的支点。

对于一个正读书的孩子而言,选择一本好书来读,是极其重要的。曹文轩以其对美孜孜不倦的求索,展现了他对当代儿童文学的某种思考。他曾在推介绘本时强调,要让孩子们去读“打精神底子的书”,这里的“书”指的便是大美大善大智慧的书。这样的书与你的认识水平契合,自然会对你以后的语文学习,甚或文学创作,有所裨益。

在这套书中,曹文轩选用了自己的很多图片,有的在《草房子》《青铜葵花》《细米》等书中出现过,有的可能是第一次出现,并且在照片旁,他都作了注解,很有趣味。其中有一张,他穿着一件深橘黄色的夹克,在浙江青田的农村,背景是破旧的土木房屋,他写道:这个人永远属于乡村。他试图说明,一个人的作品是有着文学意义上的“家园”的,而他的创作也正是由此而发散开来的。

对文学的解读是从人和文字开始的,了解背后的故事就必须从表象入手,抽丝剥茧,逐层深入。对一本书来讲,首要的是,自己感兴趣,觉着它里头有可资汲取的内容。其次,要主动探寻,反复精读,从中学习,并巧于借鉴和应用。日子久了,一本书对人的影响就愈发明显,甚至,书会成为你的朋友,由文字将你们连接,每字每句,都是生命的载体,发散开来,就是一朵绚烂的生命之花。

曹文轩对文字的要求极高,每部作品都要求是艺术品,“不求名噪一时,只求生命四散和持久。”正因为如此,这些书,虽然是些儿童文学类作品,依然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和文学品格,这是它同其他同类作品的最大不同,所以,他的作品有意的避“俗”,有意的区分我们经常混淆的概念,比如:丑与脏,幽默与滑稽等,让美的东西显现出来,更显丰满和光鲜。

其实,在第一小段有一处笔误,由于记在扉页上,不好再改,便做了修整。封壳上还有这么一句:七本书就是我的七个孩子,愿与你肩并肩一起向前走。我不知道这样的话暗示着什么,但当我知道他写的是傻子与傻子的故事的时候,我惊呆了。因为我万难想象,一家人满怀希望的迎来两个小生命,结果都是傻子。两个肉体,一个灵魂,一个使人灵魂澄澈的故事。它们牵着我转入到对曹文轩绝美小说的痴迷阅读。兴许,你也将是。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日午后

五月三日天降大雨,我一个人穿过街道,去书店购买了我心爱的这套丛书。车窗外,雨急如利箭,而车窗里,我却饶有兴致的翻看着丛书的序言,这次看的极细,记得有这么两段:

现在出来的系列长篇《丁丁当当》,是当初被我认定为素材的《丁丁当当》所根本无法比拟的。这其间的时距,大概有十年吧。

还是一如既往的追求:我写的必须是一部艺术品。其他方面,我考虑的并不多。让自己的文学活得长久,这是我永远的希望。我要做到让我的任何一部作品,都得往前走,不停地往前走,不求名噪一时,只求生命四散和恒久。从写作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在潜心琢磨:一部作品究竟凭什么能穿越岁月的风尘呢?我没有一刻放弃过对这个问题的追问。多少年孜孜不倦的摸索,自以为也多多少少悟出了一些真谛,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一些可以让作品成为艺术品的元素和基本面。也许我永远也不能特别明白地说清楚它们,但我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读罢,掩卷沉思,于人于文,诸多感慨。但愿这一时漾起的微澜,能唤回如我幼时 “亡命读书”时代的到来。

共有 0 条评论信息,点击查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无处躲藏的检察情怀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webmaster